首页 »

“77级”的政坛风云人物

2019/10/9 23:57:20

“77级”的政坛风云人物

 

近日,黑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省委党校校长徐泽洲出任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其“77级”毕业生的身份引发多方关注。这批文革结束后首批通过高考进入大学学习的学生,已成为改变和建设中国的重要力量。

 

时间退回到1977年,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主抓科技与教育工作,复出伊始即在科教座谈会上正式宣布恢复高考制度。彼时19岁的徐泽洲从全国570万名考生中,脱颖而出考入南京大学哲学系。那一年的高考录取人数仅为27万余人,录取率不足5%,成为中国高考历史上的最低点。

 

挤过独木桥的“77级”学子,责无旁贷地成为十年浩劫后百废待兴的共和国希望。

 

最终在12月11日到来的这次高考,成为唯一一次在冬天举行的高考,77级新生因此到78年初春才入学,被赋予了“冬去春来”的美好寓意。

 

由于与78级同一年入学,包括77级北大法学院的李克强和77级复旦数学系的李源潮在内的77级学子,有时就被误认为78级,成为“77、78级现象”之滥觞。

 

“77、78级”学生来源复杂,大多经历了“文革”红卫兵运动、上山下乡、进厂进部队的社会生涯,高考时年龄跨度极大,父子同考大学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一代人,既是“文革”早期的积极参与者,又是被“文革”耽误了青春、丧失了最佳学习时间的人,还是在“文革”期间世界观人生观逐渐成熟的一代人。

 

在校期间,这一代人经历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目睹了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姓“资”还是姓“社”的争论。1982年,离校后的他们亲身体验了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全部历程。他们虽然不是改革开放的发端者,却是改革开放的实践者、推动者和受益者。

 

长期的社会实践,使得这批人对中国国情有较深理解,对“文革”的反思以及后来在高校所接触的现代社会科学知识,又使他们对政治有着独特的认知。

 

他们身上既有“解放思想”的能力,也有“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深刻烙印,这也是“77、78级”能够承担承上启下的职责、能够被老一代人及后来的60、70年代出生的人所共同接受的原因之一。

 

目前,“77、78级”大学生已经成为领导干部群体的中流砥柱。

 

这批人的出生时代横跨四十、五十、六十年代,属于“共和国一代”,大部分人处于年富力强阶段。而在省部级官员中,较为突出的有历任青海、陕西省委书记的中组部部长赵乐际(77级);历任福建、河南省委书记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卢展工(78级);曾任湖南省省长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首席大法官周强(78级);曾任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主席,现任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的王正伟 (77级);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部长、党组书记蔡武(78级);曾任新闻出版总署署长的柳斌杰(78级);曾任国家保密局局长的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副主任夏勇(78级)等。

 

“77、78级”以相对年轻化、知识化和实践经验丰富等独有特点,大多甫一出世便起点颇高,像徐泽洲刚毕业就进入中央纪委。“领导干部年轻化”的大环境则加速了他们前进的步伐。其中开创先河的人物,比如赵乐际,任陕西省委书记时只有50岁,是当时最年轻的省委书记;周强任湖南省省长时仅47岁,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省长。

 

“群星璀璨”的北大法律系77级更是“传奇般的存在”。这83名学生,30年后已经群星璀璨,成就辉煌。他们中间有国务院总理,有跨国大企业高管,有奥运会的体育仲裁员,也有著名的法学家;有活跃在政法战线上的法院院长、高级检察官和大律师,也有大学校长和法学院的院长…”网友戏称,“将这83个人放逐到外星,完全可以凭借一己之力重建地球高端文明。”

 

83人中,李克强和姜明安(著名法学家)是同学们公认的学习特别刻苦的两个人,姜可以连续几小时看书不抬一下头,还曾因看书入迷把同学王世瑚(现为全国人大法工委巡视员)的被子烧了个大洞。

 

而李克强在外语学习方面的刻苦程度,何勤华(现为华东政法学院院长)印象非常深:“小本的正面写英文,背面也写英文;去食堂的路上背,排队时也背。”

 

在留校与留学的选择中,李克强当初是非常想留学的。但北大党委副书记马石江看上了他,先后十多次找他谈话,要他留校担任团委书记。身为北大学生会主席的李克强最终被说服了。这亦成为李克强仕途的起点。

 

这种勤勉与刻苦,不会为三十余年时光冲洗而褪色,在今日依然有很深的借鉴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