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幅画形容大选后的美国,大概就是这样

2019/9/23 10:37:12

一幅画形容大选后的美国,大概就是这样

白宫在不远处亮着灯光,上方的美国国旗降半旗致哀,历届美国总统都聚集站立在白宫前。画面的左前方是一个身着当代服装的白种人,他正坐在长椅上,低垂着脑袋、忧心而绝望地思考着他的未来。在他周围有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和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他们一边向男人伸出手,一边把目光转向了画面右边的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此时的奥巴马正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冷漠地看着远方,他身后是诸如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等喝彩者。美国宪法之父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半弯着腰像是在斥责:“你究竟在做什么?”仔细一看,奥巴马的右脚之下,赫然踩着美国宪法。

 

诚然,这幅作品不会赢得任何艺术奖项,但是它已然成为备受瞩目的艺术作品。特朗普甚至在上周的胜选演说中间接引用了这幅画所表达的内容,他声称“那些被美国遗忘的男人和女人将不再被遗忘”。不久之后,福克斯新闻主播汉尼迪(Sean Hannity),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在电视节目中公开将这幅画呈给公众并说道:“画中的男子就是被美国遗忘的人。威斯康辛州、俄亥俄州、爱荷华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全国各地的美国公民都通过这场选举看到了真实的美国:政府的大规模失败,国家的迅速衰退以及大批被遗忘的美国公民。”

 

几天以后,汉尼迪买下这幅作品,并计划将这幅画送给特朗普。

 

特朗普十分欣赏这幅画所包含的政治情绪,它也的确折射出美国当下的政治思潮。然而,画家麦克诺顿(Jon McNaughton)在这幅画中采用的庸俗现实主义画风堪称是一次艺术的倒退,他让人重回诺曼·罗克韦尔时代(Norman Rockwell,1894年2月3日-1978年11月8日,美国20世纪早期的重要画家及插画家,作品横跨商业宣传与爱国宣传领域)。这本身就是对现当代艺术的否定。

 

在奥巴马担任总统之前,48岁的麦克诺顿只是画普通的风景画和宗教画,但是2009年开始他的画风有了很大变化。

《上帝治理下的国度》(One Nation Under God)充分表明了他的政治倾向。这幅画类似一个最后审判的法庭,耶稣手持美国宪法站立其中。他的身后是一群爱国者、士兵和宗教人物。在他的右手边是一群正直的美国公民(士兵、母亲、医生与牧师),而在他的左手边却是一群看似邪恶的人,正如麦克诺顿在对这幅画的解读中所说的:“他们是一群削弱国家力量的人”——法官、商人、新闻播报员、律师、演员、自由派学者和正考虑堕胎的怀孕母亲。

 

麦克诺顿的事业在完成《被遗忘的人》一年之后开始蒸蒸日上。他的主题始终保持一致:《美国的没落》(The Demise Of America)中,当华盛顿燃起熊熊火焰时奥巴马却在弹奏小提琴;《骗子》(Con Artist)描绘了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正拿着艺术家的调色板模仿着蒙克(Munch)的《呐喊》(The Scream);《唤醒美国》(Wake Up America)中的讽刺意味尤其明显,奥巴马在政治演说时大把的钞票从天空飘落,他的身后各国政治领袖在欢呼喝彩,被蛊惑的民众全然不知自己身上的枷锁,除了那位“被遗忘的人”正在努力挣脱桎梏……其中,躺枪次数最多的要数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

麦克诺顿的作品表明,美国的保守派不仅会把自己沉浸在当代艺术的幻想中,也会拿出一些奇怪的作品,它们引起的嘲笑和模仿往往多于愤怒。然而从这次美国大选看,很多人把这种表现形式当真了。

 


本文编译自《卫报》,文中图片均为原文配图。

本文编译:华烨

栏目主编:章迪思

编辑邮箱:4805661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