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每84小时发生一起恐怖袭击 欧洲惊醒严阵以待

2019/9/23 10:13:37

每84小时发生一起恐怖袭击 欧洲惊醒严阵以待

“听着,普京,我们将进入俄罗斯,在你们的家中杀死你们……兄弟们,为杀死和打击俄罗斯人举行一场圣战吧!”7月31日,“伊斯兰国”(IS)最新公布的视频鼓动其追随者在俄罗斯发动恐怖袭击。过去几周,IS在欧洲发动了一连串致命袭击:自从7月14日法国国庆日在尼斯制造大规模恐怖袭击后,德国也连续出现了4起恐怖袭击。美国著名的防恐监测网站“IntelCenter”统计说,从今年6月8日开始,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等战区之外,每84小时就会发生与IS有关联的袭击。最近总在恐袭新闻中惊醒的欧洲人,比以往任何时刻都严阵以待:在英国,伦敦警察厅长警告恐袭“不是会不会发生、而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在德国,首都柏林已经三度举行抗议默克尔难民政策的示威;而在法国,恐袭促使许多穆斯林第一次走进天主教教堂参加哀悼遇难者的弥撒,“这些恐怖分子不代表我们伊斯兰教”——伤痕累累的欧洲终于出现令人振奋的跨宗教团结反恐意志。

 

“俄将继续在所有方向反恐”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8月1日引用“IntelCenter”的统计,自6月8日起,每84小时就发生一起与IS关联的“战区外恐袭”,“这一频率与CNN的监测是一致的”。“2016年世界见证了IS及与其相关的恐怖袭击不断上升,地点在欧洲及其以外的地方——从土耳其到孟加拉国,从美国到印尼。”报道称,过去一年,IS给其信众发出的信号始终是:“不要来叙利亚。就在你们家里杀死那些异教徒。”

果然,IS最新在YouTube网上发布9分钟的视频中,就呼吁自己的追随者在俄罗斯发动“圣战”,并威胁杀死俄罗斯总统普京。视频中一名头戴面罩、坐在沙漠中一辆车的驾驶位上的男子称:“听着,普京,我们将进入俄罗斯,在你们的家中杀死你们。”他同时呼吁在俄的“IS兄弟们”在这个国家发动“圣战”。

路透社8月1日说,目前尚不能核实该视频的真实性,但该视频的发布链接是IS使用的电报通讯账户。

对于这一威胁,俄罗斯独立军事专家马尔达索夫认为,这是由于俄远程轰炸机对其在叙利亚巴尔米拉地区的阵地实施轰炸。他表示,这一视频可能在3-4周前已经录制。“IS的武装分子可能经格鲁吉亚或土耳其边界进入俄罗斯。俄联邦安全局清楚离开国家加入到恐怖组织的俄罗斯人情况,应该严查边界并坚决禁止他们回国。”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IS对俄罗斯的威胁不会影响俄政府和普京总统目前实施的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政策。“俄将继续在所有方向反恐。”另据俄人民新闻网1日报道,俄“克里米亚项目”专家小组领导人里亚波夫表示,“我们应当认真对待这一威胁。因为他们在欧洲已实施了具体的恐怖行动。”

 

“默克尔仍在唱催眠曲”

在“已经实施了具体恐怖行动”的欧洲,人们正被一种空前恐怖和无助的气氛所笼罩。8月1日晚上,德国一些城市已经是连续第三次举行同一主题的游行示威,抗议默克尔“打开门户”的难民政策。

“默克尔必须下台”,德国《法兰克福汇报》1日报道,德国右翼民粹主义联盟“我们为柏林,我们为德国”上周六下午在柏林举行抗议默克尔收容难民的示威游行。这些人举着德国国旗,以及“默克尔必须下台”“我们不能做到”“起义”等标语,在政府大楼前行进。在反对默克尔的抗议游行的同时,德国左翼人士则举行了“反对新纳粹”的游行。双方一度对骂。主办方声称,当天有5000人参加了抗议默克尔难民政策的游行,不过柏林警方称参加人数在1350人左右。

从7月中旬开始,德国接连发生4起恐怖袭击案件,造成15人死亡。由于其中3起是由难民发动,因而引发民众和反对派的不满。不过,默克尔在上周新闻发布会上,仍不愿改变难民政策,坚持说“我们能做到”。“默克尔仍在唱一首催眠曲”,《法兰克福评论报》批评政府没有实质性对抗恐怖主义的举措出台。民意调查机构YouGov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48%的民众回答说:“我绝对不认同她的观点”。

CNN称,恐袭事件频繁发生让欧洲对移民的敌意渐浓。德国学者阿明的观点很有代表性,他认为年轻移民情绪更易波动,受外界的控制。有德国居民告诉当地电台,他们现在很怕去超市购物。“与此同时,如此频繁的恐袭也丧失了民众对政府司法体系的信任,他们指责政府让太多匪徒逍遥法外”。报道称,这些恐怖袭击不仅让公众极度不安,还侵蚀了政府处理恐怖主义威胁以及甄别犯罪倾向人员的能力,“极端主义和精神扭曲已经让这个社会的开放性、自由民主和法治进程被一点点侵蚀。”

7月31日,德国总统高克和默克尔一同在慕尼黑教堂参加为购物中心枪击案遇难者举行的悼念仪式。高克呼吁,“全国团结就是最好的保安防范。”但他表示没有一个政府“能保证公民免受恐袭的绝对安全”。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以IS名义进行的恐怖袭击近来频率明显提高,这是由于IS一直通过网络在全球制造影响,加上欧洲长期以来的种族和宗教矛盾,容易产生连锁恐怖袭击,“呈现波浪接力态势”。李伟说,现在单纯靠各国加强安保防范,作用不会太大,必须一面加强各国间的反恐合作,一面加强防范,才能遏制住恐怖主义的势头。

 

伦敦警察厅长警告恐袭

伦敦警察厅长伯纳德·霍甘-豪7月31日在英国《星期日邮报》发表文章称,英国很可能会受到恐怖攻击,“现在已经不是会不会发生,而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位警长当天引述最近在法德接连发生的恐怖袭击和英国警方挫败的数起恐袭阴谋来说明威胁严重性。“每一次发生令人愤怒的恐怖攻击,特别是在欧洲,都会令民众担心英国可能是下一个被攻击的目标。”他敦促民众提高警惕。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自去年11月巴黎发生130多人遭恐怖分子杀害的惨剧后,伦敦配枪的警察人数增加600人,总数达到2800人,而能全年24小时应对恐怖威胁的特勤人数也增加了3倍。

“IS派更多的孩子到欧洲!”德国《图片报》1日指出,欧洲刑警组织近日公布的报告显示,IS利用欧洲各国的同情心,发展更多的儿童和妇女加入恐怖组织。妇女已经占了潜入欧洲的IS分子的20%到40%。“IS进入3.0时代”,德国全球新闻网1日指出,从开始时的零星战斗,到之后的国家性质的恐怖战争,现在的IS对全球的威胁更大,“它几乎可以出现在任何国家。”

美国《广告人》杂志称,全球恐怖主义袭击的频率如此之高,以至于一些人已经麻木了。“如果说全世界不再担心和恐惧恐怖主义,并不是我们已经战胜了它,而是我们习惯了它,就像我们习惯交通死亡、工业事故,就像噪音和吸烟一样。”文章说,我们不能对恐怖主义见怪不怪,“如果我们不愤怒,我们的安全就会松懈,如果我们不关注,恐怖主义最终将是赢家。”美国《国际政策文摘》称,IS发动的恐怖袭击类似于纳粹在二战时期的非对称战争。印度《每日先锋报》称,所有这些以IS为名义的恐怖袭击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属于暴力杀戮活动,没有任何理性。文章说,IS尤其吸引年轻人,特别是穷人,“IS为他们对自己的失望找到发泄口”。

 

“清真寺反对恐怖主义”

在尼斯恐袭发生后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超过2/3的法国人表示不相信政府打击恐怖主义有效果,与去年同期相比这个数字急剧上升。CNN说,尽管法国在巴黎部署了1万名军人,但似乎也无法阻挡随机恐怖袭击的发生。

但法国民众自发反恐的斗志似乎正在被唤醒。据法新社等各大媒体报道:在诺曼底地区鲁昂附近的小教堂遭遇恐袭5天后的周日弥撒时,应法国伊斯兰宗教法理事会的号召,大批穆斯林来到诺曼底地区的各教堂参加弥撒,对被IS信徒割喉杀死的85岁老神父海默表示“团结与哀悼”。鲁昂教堂的主教勒布伦表示,有那么多穆斯林朋友前来参加弥撒令他十分感动,“我相信这是一个勇敢的举动”。有穆斯林是举着旗帜来的,上面写道:“爱所有人,而不要恨一个人。”法国公共电视二台指出,这是史无前例的现象,显示了法国穆斯林团体对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分子的谴责,也表现了他们理解共和国团结一致的精神。该电视台现场采访的一位穆斯林指出:“我们谴责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行动,这些恐怖分子不代表我们伊斯兰教。我们与天主教徒一样为海默神父遇难感到悲伤与愤怒。”

法国BFM连续新闻电视台称,如此宗教大团结实属罕见,证明在法国正义力量具有压倒性优势。

在意大利米兰等地,周日也有大批穆斯林聚集到当地的天主教堂,敦促和平和对话,意大利伊斯兰团体的领袖表示“清真寺不是一个容纳狂热和极端的地方,清真寺反对恐怖主义。”

李伟对《环球时报》表示,IS的很多恐怖活动,特别是法国日前发生的针对天主教堂的恐怖活动,目的就是为了制造宗教仇恨和冲突。这正是为什么在法国出现大批穆斯林赴天主教堂的原因,“他们不允许恐怖分子借伊斯兰教或穆斯林的名义活动”。李伟说,实际上,恐怖主义是一个政治问题,但它经常会利用民族和宗教矛盾来拓展活动空间。如何正确看待和区分宗教本身和利用宗教进行的恐怖活动,是国际社会应对恐怖主义的一个重要方面。

(本文来源:环球时报;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